关注小程序 找一找教程网-随时随地学编程

资讯

透视阿里财报:淘宝上一年造出一个拼多多

文/极点商业

编辑/刀疤姐

5 月 22 日,阿里发布 2020 财年第四季度财报及 2020 财年年报。有消息称,拼多多原定 18 日发布的财报,也特意延后几天到 22 号,与阿里同天发布,同时举行分析师会议。

这种“撞档”,对拼多多来说可谓百赚不亏:无论财报好坏,能跟阿里同时被人谈论,就像是免费送来的顶级流量。

从最终结果来看,阿里和拼多多均在不同程度超出市场预期。两者最大亮点分别在于,成立五年后,“后浪”拼多多 2020 年第一季度活跃买家数达到 6.28 亿,较去年同期净增 1.85 亿;而阿里在 2020 财年内(2019 年 4 月至 2020 年 3 月底)全球活跃消费者为 9.60 亿,2020 财年交易额突破 1 万亿美元(GMV),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 1 万亿美元的公司。

虽然“后浪”拼多多营收增速、用户增速明显,但跟“前浪”阿里相比,GMV(商品交易额)、营收、利润代表的基本盘上,仍然远不在同一个重量级,维度也缺乏可比性。

实际上,这本就是如同“大象跳舞”与“螳螂跳跃”式的对比。这是因为,拼多多无论如何发展,目前只是一个持续烧钱、看不到盈利希望的电商 APP。它试图对标的天猫淘宝,只是阿里在涵盖云、本地生活、金融、电商、创新业务等在内为一体的超经济体中,细化指标的零售商业业务。毕竟,阿里早就不再只是一个电商平台,而是一个数字经济体。经过疫情,更让人感受到它早已是一个商业基础设施。

不过,对阿里而言,同行业者这样的缠斗或许早就习惯——虽然过去多年来,表面看各项业务都有“后浪”来袭,但其仍然是国内综合评分最高、最为创新,最没有短板的互联网巨头,代表的仍是中国数字经济的走向。

01

一年再造一个拼多多

▲阿里巴巴财报一览

必须承认,疫情突如其来,宏观经济增速放缓下,还是给阿里的财报造成了一定影响。

财报关键指标显示,阿里巴巴 2020 财年第四财季(也就是 2020 年 Q1)实现营收 1143.1 亿元,同比增长 22%。这是阿里同比增长首次低于 30%,此前已经连续保持 11 个季度营收同比增速超过 40%。

而拼多多 2020 财年第一季度营收实现 65.4 亿元,同比增长 44%,高于市场预期的 49.74 亿元。

从 GMV 来看,二者相差 17.5 倍。

这种对比显然没有太大意义,作为全球一大数字经济体,阿里的财报十分复杂,一般来说重点看几个方面:核心电商业务的增速;云计算业务的增速;菜鸟、大文娱、创新业务和本地生活等的表现。


▲(制图:中国企业家)

核心电商业务表现如何,才与拼多多、京东有一定的直接比较意义,才能看出中国电商当下的变化——根据此前电商业界观察人士的说法,GMV、活跃用户、ARPU、营收、净利润,是衡量电商业务的五大关键指标。

沿用关键指标对比法,根据阿里与拼多多 2020 年 Q1 各自财报,其几大指标如下:

阿里核心商业(淘宝天猫) GMV 同比增长 19%,达到 938.65 亿元;拼多多 GMV 同比增长 44%,达 65.4 亿元。

活跃用户方面,淘宝天猫 7.26 亿,Q1 新增 1500 万,拼多多 6.28 亿,Q1 新增用户 4290 万;

ARPU,阿里为 9076 元 ,拼多多只有 1842.4 元。

净利润上,阿里盈利 32 亿元(未单独公布淘宝天猫盈利数字),拼多多净亏 41 亿元。

从财报数据可以看出,在 Q1 季度,阿里 GMV 增长率、活跃用户增长数量上没有拼多多快,但在 GMV、客单价、净利润上面,则远远超过拼多多。

GMV 增长率、季度活跃用户增长数量领先,将给淘宝天猫带来多大压力?

压力有,但恐怕不是一些媒体“阿里输了”、“拼多多在今年注定会在用户数上彻底追上淘系电商”的论调。

毕竟,阿里巴巴的盈利能力依然遥遥领先,两者 GMV 的差距也依然巨大。

从财报来看,一个最直接的对比数据是:2019 年,淘宝天猫 GMV 达到 6.589 万亿,比上年增长了 8620 亿。而拼多多 2019 年 GMV 成交总额为 1.0066 万亿元,也就是说,天猫淘宝的 GMV 增量,就接近拼多多整个 2019 年的 GMV 总量,相当于一年再造一个拼多多。未来几年,拼多多仍然难以看到追上天猫淘宝的希望。

实际上,拼多多在增速上领先主要原因,一方面源于平台营收体量不足百亿,营收规模较小;另一方面源于百亿补贴烧钱战略的加码;此外还有由于基本盘大,阿里国际零售业务受到了一定疫情影响。

拼多多看似领先的数据背后,其实隐藏着诸多隐忧,更难以进行环比比较。比如本季度新增用户数量为 4290 万,为上市以来的最低值,对比前两个季度的新增用户数 4890 万、5310 万,环比反而下降 12.2% 和 19.2%。

与此同时,它赖以生存的下沉市场,正被阿里、京东层层逼进——阿里其中超过 70% 的新增年度活跃消费者,就来自下沉市场。过去两年内,阿里巴巴曾多次在财报中披露新用户来自下沉市场的占比,这一数字基本保持在 70% 以上。

另外,评价用户质量最重要的标准 ARPU 值,即平均每户收入(ARPU-Average Revenue Per User)。本季度阿里的 ARPU,仍接近拼多多的 5 倍。显然,阿里用户明显更具价值,拼多多提高 ARPU 的道路,仍然艰巨,这会给它的营收、能否盈利造成巨大影响。

同样,拼多多营收同比增长较之前几个季度增速明显下滑不少,为上市以来新低。2019 年 Q1 到 Q4 季度,其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 228%、160%、120.8%、90.9%。

以及投入产出比的历史最低。拼多多 2019 年 Q4 营销推广费 61.04 亿元,收入 107.93 亿元;2020 年 Q1 营销费用 72.97 亿元,营收 65.41 亿——在营销推广费用环比大涨 19.5% 的情况下,营收却环比大降了 39.4%。

▲(制图:中国企业家)

还有难以逃离的亏损天坑。虽然拼多多成立至今一直亏损,分析师此前也给出了一季度 29.9 亿元的亏损预期,但没想到实际要超出 38%,并创造了拼多多历史上(排除 2018 年二季度股权激励导致的账面亏损)最大的季度亏损。

这说明了什么呢?

表面看起来,拼多多越来越逼近了阿里,但事实上隐患越来越大——考虑到人口红利已接近瓶颈,平台体量越大 GMV 增速会正常放缓(事实也是如此,阿里和京东的 GMV 增速已经呈现出放缓趋势),一旦人口红利到顶,拼多多依靠持续烧钱补贴带来的 GMV 增长率、活跃用户增长、复购率数量、ARPU 值增长,都是它必须面临的问题。

在“黑天鹅”时间的袭击下,市场的耐心正在变得越来越有限。一个成立五年的公司,算不上年纪轻,也不再适合用战略故事来讲亏损了。

02

没有短板的阿里巴巴

▲张勇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

话说回来,即便拼多多如何迅猛发展,在阿里内部也只是让电商业务有一定紧张,对阿里整个经济体内,难以造成任何伤筋动骨的影响。

比如,疫情发生后,阿里巴巴出台了 16 项免费补贴和 6 项重大补贴,其中包括对所有天猫商家,免去 2020 上半年的平台服务年费。据华兴资本测算,如果按平均商家平均年费为 3.5 万,天猫 25 万商家,这项措施将直接令阿里上半年损失 43.75 亿元人民币——这个补贴,接近拼多多整个营收的 7 成。

另外一方面,在 5 月 22 日的财报电话会上,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财务官武卫就表示,阿里巴巴并不认同那种烧钱来寻求交易额增长的做法,“我们不会去做”。她表示,阿里巴巴希望做任何投资都是可持续和高效。似乎为对拼多多持续烧钱补贴的回应。

这和阿里恐怕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竞争有关。过去多年来,除了电商主业,阿里在各细分领域都有诸多竞争对手:移动支付和办公场景上,腾讯始终虎视眈眈;本地生活上,美团步步逼近;阿里金融、阿里健康也竞争者众。大文娱有腾讯视频和爱奇艺,甚至就连直播授课上,钉钉也面对人民智云、咪咕视频和 QQ 群等等“后浪”的冲击。

但就是这样,阿里巴巴仍然实现了 5 年内 1 万亿美元 GMV 的承诺,这在全球独此一家——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过去一年总销售额为 4408 亿美元,还不到阿里的一半。全球超过 1 万亿美元 GDP 的国家只有 16 个,中国在 2019 年超过万亿美元 GDP 的省份也只有 3 个,分别是广东、江苏和山东。

这个 GMV,就来自阿里多年建设数字经济体的成果。有电商观察人士表示,马云最擅长的就是战略规划,从 B2B 电商业务起步,到淘宝到天猫,再到蚂蚁金服、阿里云,以及菜鸟物流、钉钉,伴随经济体的越来越完善,各个业务之间梯队式发展、有机体作战,从单纯的交易平台演进为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。

客观而言,在钉钉用 3 亿数据补上原来的社交短板后,从中国互联网市值前几名巨头的生态体系来看,阿里是国内少有没有短板的科技巨头——无论在哪个垂直领域,阿里的“摊子”都足够大,话语权足够有分量。

比如腾讯最大问题是如何改变游戏为主收入结构,美团贵为前三市值却只有抽取佣金为主风波不断仍连续 9 年亏损,京东在疫情期间靠物流收获了一波好感,但自营模式属于重资产行业,此前也是十多年亏损难以给市场更多想象空间。

而小米,连向高端转型之路都才刚开始。至于拼多多,至今仍未打造一个让用户信赖的信用体系和品牌形象,面对更重要的物流体系、云计算平台,此前也未有部署——长远来看,在云计算领域的快速发展下,电子商务生态系有望与云基础设施形成协同效应。

所以,这可能才是阿里,在疫情特殊期间,“缓冲抗震”能力更强的原因。比如阿里云,Q1 营收就达 122.17 亿元,占总收入的 10%。同期其他的云服务商环比增长下降了。从增长速度来看,阿里云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长 58%,目前最新估值为 770 亿美元——有意思的是,这个估值与拼多多目前的市值相当接近。

03

阿里的挑战:大象未来如何跳舞

有分析认为,阿里巴巴科技投入初现成果,云计算业务占据亚太和中国市场领先地位,达摩院、平头哥等前瞻科技布局后劲十足。而据 Canalys2019 年发布的报告显示,阿里云在中国市场排名第一,市场份额 46.4%。细分行业中,阿里云排名零售、政务、金融等行业市场第一,其中零售和金融行业市占率超 50%。

大象的每一次舞步都更加艰难,更何况是阿里这样体量的巨头,想要保持高速增长,绝非一件容易的事。不过,出乎外界意料的是,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还定下了一个新的 KPI——在 2021 财年,阿里巴巴将至少再创造人民币 1 万亿元的 GMV 新增量。

新的 KPI,意味着未来一年,阿里巴巴要为商家们新增 1 万亿人民币的生意机会,用增长解决发展问题。

显然,从这个新 KPI 来看,阿里的目光,接下来绝不是只看着拼多多、美团这样的细分领域对手的动作如何——尽管对阿里来说,短时期内,核心业务仍然是来自电商;而本地生活作为高频使用的电子支付场景,同样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。

它更宏大的目标,或许是在各行业数字化大机会下,把中国经济的坚强韧性和巨大的数字经济潜能,作为大象跳舞的主引擎驱动。

目前,数字化正在推动包括数据中心在内的整个 IT 产业链发生革命性变革,以满足数据量暴增的人工智能、5G、工业互联网需求。

3 月 20 日,张勇在《人民日报》刊发的署名文章《抓住数字新基建的机遇》指出:“数字基建将为提升中小企业竞争力、消费驱动经济增长、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等方面提供坚实支撑。”他强调:“只有夯实数字化基础,完善智能化发展生态,企业才能更好发挥创新主体作用,助力我国经济培育新增长点、形成新动能。”

在核心技术方面,阿里巴巴也早就动作频频,今年 3 月份,张勇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就是新基建,随后阿里云也宣布将在未来三年投资 2000 亿,用于云操作系统、服务器、芯片、网络等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面向未来的数据中心建设。

阿里想做的新基建是什么呢?通俗来看,是以“大数据”为关键要素,形成一个“大平台大运营”的数字平台,用数字化的方法去精准地服务到每一个人,从而给每一位中小商户、普通用户带来巨大的价值,最终形成新的价值网络和服务体系。

从本质上来说,其实和阿里当初“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理念一脉相承——想要实现并不容易,它面临的问题是,作为一个超万亿美元体量的企业,如何去灵活的、快速的、准确的把握住机会,这是阿里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这个问题,其实不仅仅是阿里的,也是腾讯、谷歌、微软、苹果这些科技巨头,共同的挑战。多年前,IT 业最大传奇之一、前 IBM 公司总裁郭士纳,就是在这个疑问下,带领 IBM 走向辉煌的巅峰,并写下了《大象如何跳舞》这本经典书籍。

多年以后,当 IT 行业巨头逐渐淡出历史舞台,是时候有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续写公司大象跳舞、基业长青的故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