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小程序 找一找教程网-随时随地学编程

C/C++教程

专访UCloud季昕华:我们如何登陆科创板,成为云计算第一股

我们是为数不多专门做云计算的企业,是创始人在做这件事,其他云公司是职业经理人做这件事。

来源:上观新闻
作者:王海燕
原文链接:https://web.shobserver.com/wx...

在大佬厮杀的云计算市场,UCloud是一朵很特别的云。

面对阿里云、腾讯云、华为云、AWS(亚马逊)等国内外巨头,每逢演讲或采访,季昕华总会被问到:UCloud如何跟这些在集团资本庇护下的大厂去PK?

这时,季昕华搬出知名科幻小说《三体》的比喻:三体里有三颗非常大的恒星。互联网行业也一样,有阿里、腾讯这些大恒星,创业公司很容易被恒星吸引或灭掉。

难道就只有被并掉或灭掉的路吗?面对“大恒星”,季昕华有自己的屠龙术——UCloud只做云平台不做应用,这也是与其他巨头云业务不同的发展模式。

秉持着中立,优刻得UCloud从群雄纷争的云市场杀出一片天地来。今年1月20日,41岁的季昕华在科创板敲钟,优刻得一跃成为国内云计算第一股,也是A股市场同股不同权第一股,上市当天市值翻倍。

专访UCloud季昕华
UCloud创始人兼CEO季昕华

“我们是唯一以创业团队来做公有云的公司,是以all in的状态来做这件事,这不同于职业经理人。”说这话时,季昕华充满着底气。

而他自己就有职业经理人的经历,这位最初以顶级“白帽子”身份杀入江湖的技术大咖,不少巨头曾是他的老东家,任正非是他的第一个老板,华为录用他后专门设立一个安全部门;腾讯CTO张志东对他说,在网上“玩”也是生产力。季昕华觉得挺有道理,从华为跳到了腾讯,30岁成为腾讯最年轻的部门负责人;后来,他被挖到盛大,因为陈天桥的一句话打动了他,“我已经完成了‘King’的目标,下一个目标是成为‘King Maker’。”

专访UCloud季昕华

某次腾讯内部会议,季昕华坐在马化腾身后,露出标志性的笑脸,一度被戏称为“马化腾身后的男人”。

一转身,季昕华走出大公司,自己创业做King。云这个赛道不好走,对手还都是自己的老东家,他眼里的大恒星。

创业最艰难时,他召集高管在无锡开会。几个创始人坐在台上,中层经理开始“吐槽”,老板不许还嘴。很多人听了大哭,哭的最凶的就是季昕华。那些犀利直剖对他来说,字字如刀,直插胸口。这之后UCloud迅速调整战略方向,加速推动公司上市。

身为公司CEO,季昕华什么都要管,他戏称自己是打杂的,原来可以侧重技术,现在要学得八面玲珑。公司研发的“快杰UDB”(云数据库)在同类产品中性能最高,最具性价比。他颇为得意,在朋友圈豪情挥笔:“骑最快的马、爬最高的山、吃最辣的菜、喝最烈的酒,玩最利的刀,用最快的数据库UDB。”

员工说起他,亲切随和,幽默智慧,笑起来萌萌哒。在UCloud员工照片墙上,季昕华、莫显峰、华琨三位联合创始人的照片很自然地融入其间,彰显着互联网崇尚的平等、开放、分享精神。

专访UCloud季昕华

UCloud员工照片墙

“中立”战略,季昕华用得很不错,曾经的老东家,如今是UCloud的竞争对手,也是合作伙伴,有的还发展成了客户。目前,UCloud 客户覆盖了几乎所有互联网细分领域,还做大蛋糕,切入了政府、零售等传统行业,并帮助中国企业出海到全球五大洲。

有一次,季昕华和几个湖畔大学同学下了课一起喝酒,有人开玩笑让阿里云收了UCloud,季昕华很快接道,“我是马云的学生,如果学生超过老师,他应该会很开心。”马云听了这话也连连点头:“做企业就应该 Build to bigger,而不是 Build to sale。如果哪一天UCloud做得比阿里云大,是我的成功,更是你的成功。”

当然是Build to bigger,说起初心,季昕华想起当年说服华琨一起出来创业的理由:云计算是梦想者的解药。我们就是要帮助梦想者走向未来。未来的中国科技越是策马扬鞭,作为底层基石的云计算就越是波澜壮阔。

为什么要打“中立”牌

上观新闻:说“云”有点抽象,您能不能打个比方,云计算到底是什么?

季昕华:云类似于“电”,你不需要考虑是火电还是水电,按下按钮就可以用了。在没有电网之前,每家每户靠发电机发电,成本高,且都要自己维护。有了电网就不一样了,由电厂来提供电力。云计算就是给企业提供算力。而算力是信息社会的重要基础设施。所以,未来云计算的市场机会非常大,每个企业都不需要有自己的IT运维人员,可以用云来进行计算。

上观新闻:像我们新闻单位也可以用云来解决问题吗?比如出现爆款新闻,有时系统速度很慢。

季昕华:当然可以。如果出现爆款,物理服务器跟不上来,用云就能保证正常运行。我们根据用户使用量来计费。这就是为什么双十一、618,客户要用云计算的原因。

上观新闻:今年疫情对云计算企业有什么影响?

季昕华:疫情之后,马太效应特别明显。大企业越来越好,很多中小企业生存艰难,一批中小企业死了,这里面也有我们的客户。虽然挑战不小,但也有机遇,在线新经济这一块发展得很快,尤其是催生了在线办公、在线教育等一波行情,对于我们的收入增长很有帮助。

上观新闻:你们如何感受到这一点。

季昕华:看疫情期间我们后台的用云量就知道了。早上6点会有一个小高峰,大家起来会先看一下国内外的疫情确诊数据,“丁香园医生”就在我们平台上。

然后是7点左右的抢菜高峰,这时大家要抢一波蔬菜,每日优鲜、永辉超市是我们的客户,这时的数据就特别繁忙。

再往后是学生上课高峰,可以看小黑板的数据。然后你要去上班,要出示“健康码”,全国“健康码”业务就在我们这里。上班用的很多办公软件都在我们的云上,中午吃饭点外卖,美团、达达是我的客户。下午炒股,有些股票APP是我们的客户。玩玩游戏,网易游戏是我们的客户,直播也是我们的客户,像B站、快手等。

上观新闻:全国“健康码”为什么用优刻得的云呢?

季昕华:这也很有意思,因为健康码需要用到电信的数据、移动的数据、联通的数据。我们公司的特点就是“中立”,为了数据安全,他们就用我们的云。

上观新闻:市场竞争这么激烈,你们秉持中立,不涉足用户业务,这会一以贯之下去吗?

季昕华:这反而证明了我们的理念是对的。现在任何一家企业都不敢只用一家云,包括阿里、腾讯,也是一样的。创业公司在资源相对紧缺的情况下,要选的就是中立且“价廉物美”的云。

我们坚持中立,不被BAT投资。这带来什么好处?首先,市场对中立有需求,如果客户的业务与巨头有竞争关系,就可能选择我们。其次,一家公司如果需要多个云来做支持,就是我们的机会。比如拼多多除了用某巨头的云之外,他就选择我们的云。在国外也一样,比如在美国,沃尔玛到现在为止还不敢用AWS(亚马逊)的云,而是和微软合作。

所以,中立对我们来说是最简单的、也是最好的一个策略。

上观新闻:为什么企业要备份两个云?

季昕华L安全是云计算的基础。云计算的安全性要从三个维度来看——可用性、机密性、完整性。大公司为什么要备份两个,就是怕其中一个有问题。一个云不行了,还有一个备份,这就是“可用性”;你的信息不能被人看到,这是“机密性”;你的信息不能被人篡改,这是“完整性”。

在“机密性”方面,我们作了不少创新。由于数据的易复制性和易传播性,让数据所有者不愿、不敢、不能将数据共享和开放使用。针对这一行业痛点,我们率先推出“安全屋”产品,创新提出了数据所有权和使用权相分离的概念。

专访UCloud季昕华

2019年5月发布快杰云主机

上观新闻:听说这个安全屋的诞生还有个故事。

季昕华:我在湖畔读书期间,有次在下榻酒店见到友商,他告诉我,不久前就在这家酒店里,有两家汽车企业想把双方的数据结合起来做分析,以便获得一些营销数据,但两家都不想把数据给到对方;所以见面那天,大家类似江湖人士接头,各自带着几个黑色大皮箱,神秘地进到同一个房间,互相问:“带来了吗?”打开皮箱,是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一摞硬盘。双方现场即解开电脑包开始分析,分析完之后当场将这些硬盘砸毁,以自证清白没有带走对方数据。

我听完哈哈大笑,回来就安排研发团队做一个“可信数据流通”平台,这个平台就好像搭建一个屋子,让数据所有方和需求方可以进行分析,但互相不拥有数据,且分析过程“安全可控”。这就是安全屋。

上观新闻:这用来解决什么问题?

季昕华:举个例子,政府的数据放在安全屋里,使用方可以在安全屋的平台上使用这些数据进行分析,可以拿走分析结果,但原始数据拿不走。我们从2016年开始研究安全屋产品,现在这个产品在上海、厦门、青岛很多地方落地了。

创始人做“云”和职业经理人做“云”不同

上观新闻:选择中立的确是不错的策略,云是重资产、重资金的市场,其他云都有大厂资本庇护,UCloud怎么解决资金问题?

季昕华:云很烧钱,所以我们很早就谋求上市,一开始就确立了在中国上市的目标。2015年C轮完成后,UCloud境外投资者持股比例过半,当时我们管理层决定拆VIE,用现金以五六倍的溢价买回了DCM、贝塔斯曼的股份,所以,我们的资金和股东都是国内纯内资的,这也保证了我们的中立血统的纯正,也有利于我们登陆科创板。

上观新闻:UCloud也是A股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公司,当初设特别表决权的初衷是什么?

季昕华:同股不同权是世界上很多成熟的证券市场所执行的一种惯例。我们也是首尝科创板“同股不同权”的政策红利,采用的是许多高科技企业采用的AB股权模式。

我们最初在VIE架构下也是有特别表决权的。在拆了VIE计划回国上市之后,看到了科创板的上市规则,可以允许设置特别表决权,就一直在与各部分沟通和争取这一股权架构的设置。我们认为这样一个模式,有助于在充分保护中小股东各项基本权利的前提下,激励整个创始团队不忘初心,让创始团队会有比较好的控制权保障,做出符合公司长远发展的决策。

上观新闻:创始人团队占有多少股份?

季昕华:我、莫显峰、华琨三位创始人是公司前三大股东,持股比例分别为13.96%,6.44%、6.44%,拥有的A类股份表决权数量是B类股份的5倍,三人合计表决权比达到64.71%,这样牢牢掌握了公司的经营决策权。

上观新闻:UCloud目前是国内云计算第一股,云市场大佬云集,您觉得UCloud属于马太效应二八里面的“二”吗?

季昕华:老实说,目前,我们还不够大。但我们是为数不多专门做云计算的企业,是创始人在做这件事,其他云公司是职业经理人做这件事。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。

上观新闻:创业人做云企业和职业经理人做有何不同?

季昕华:大多数云计算企业都是因为自身业务做大了,有钱了再来搞云。**而我们一开始就是以all in的状态创立UCloud,这就决定了我们和其他云公司CEO的“打工者的身份”不同。

比如在创业早期,我和莫显峰、华琨三个联合创始人曾在出差时挤在100来块钱的小旅馆。我们三个人的群聊名字为“云吞面”,意思就是“即使做不了云,还要一起做云吞面”,为了创业,我甚至一度将自己的房子也卖了。这表明了我们破釜沉舟要做这件事,**当时我们看到“云”的市场很大,未来很有潜力;而当时能做的好的企业不多,而恰恰我们有这个做“云”的能力。

专访UCloud季昕华

UCloud三位创始人:华琨、季昕华、莫显峰(从左至右)

上观新闻:你们这个创始人团队从创业一直坚持到了现在,很不容易。

季昕华:是的。因为大部分人没有创业,不理解这个差别。其他云企业一般是大公司内部一个部门,职业经理人更看重的是老板的评价,主要是要完成老板的目标,所以很多决策相对偏短期,比如满足两年、三年目标就可以了,甚至可能会涸泽而渔。

上观新闻:这样的差异会导致风格不一样吗?

季昕华:云计算是技术,更是一套整体服务,做客户服务不能像电商客服一样只在线上喊“亲”,而是要像保姆一样有销售经理贴身待命,有售后工程师随时接电话响应。我们是To B出身,我们是弯得下腰的。巨头们是To C出身,他们是站着赚钱或者躺着赚钱的,不用太担心利润,云计算是其庞大业务中的一块,甚至是养着的一块领域。而我们放得下身段,客户要什么就给什么,在服务在运营上都力求精细,这是非常大的区别。

上观新闻:云计算需要投入大量机房建设,优刻得除了在上海青浦建数据中心,还在内蒙古筹建数据中心,有什么战略考虑?

季昕华:选择内蒙是有几个好处,一个是电费便宜。那边空气冷,也可以省不少电费。再加上离北京相对近,有地缘优势。今年8月14日第一个阶段已经封顶,现在正在做基建安装,估计明年可以对外正式使用。随着在线新经济的发展,音视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领域都有更多的数据存储和算力需求,自建数据中心可以为客户提供更多定制化的云服务。

抓住了第三波互联网发展机会

上观新闻:这两年上海的互联网企业发展势头很明显,出现了拼多多、B站、小红书一批明星企业,优刻得也在其列,主要分布在浦东、张江、徐汇、长宁、杨浦等领域,人称沿黄浦江的黄金“C圈”。

季昕华:最近的发展势头确实是蛮好的。我对上海互联网产业发展前景很乐观。回过头来看,历史上,上海有三次发展互联网的好机遇。

第一波机遇在1998年左右,当时是四大门户时代,上海出现了包括上海热线、东方网等网站,1998年,易趣在上海创立。

上观新闻:当时您还在上大学。

季昕华:对,当时我在同济读书,也尝试着创业,创办过类似后来大众点评的“阿拉上海”,主攻网络题库的“仕易”网,之后又创办深圳一家安全公司,后来被收购。那也是电商初兴的时代,当时易趣和淘宝竞争,后来淘宝胜了。

第二波机遇是2009年左右的游戏,上海出现了像盛大、巨人、九游等公司,发展势头也不错。我一度还从腾讯跳到盛大。但是这些游戏公司主要聚焦内容,没有平台,发展也不尽人意。

第三波机遇就是移动互联网,2012年之后,从PC端转向移动端,上海出现不少互联网公司,包括大众点评、饿了么、喜马拉雅等,这一波机会和生活服务相关,上海人讲究生活品质,这些公司发展得比较好。

上观新闻:你们就是抓住了第三波机会?

季昕华:对,我们抓住了移动互联网这波机会。门户年代失去了,PC电商年代失去了,但移动互联网这一波,上海很有优势。

我们就是在2012年创立优刻得。基本上UCloud每阶段重点客户行业也是那一时期的互联网风口。如今,黄金C圈上的不少互联网企业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客户。我也期待能与这些互联网公司一起创造属于上海的传奇。

上观新闻:能描述下公司员工画像吗?

季昕华:公司50%以上都是研发人员,70%以上都是技术人员,平均年龄是29岁。最年轻的97、98年生,基本上都是985、211大学毕业生,或者大公司工作了三五年的骨干,再加上一批工作8-10年的专家。

实际上我们招纳人才不拘一格,即使没有光鲜的学历背景,只要有能力,一样录用。公司就有位中专生现在已是核心高管,上个月他作为人才引进刚在上海落户。

专访UCloud季昕华

UCloud庆祝7周年生日

上观新闻:科创板上市后,是不是更有利于招募优秀员工?

季昕华:是的,员工持股计划能够让员工利益和公司利益更好的长期结合在一起。上市之前,员工持股不超过200人,上市之后我们又做了一轮股权激励,现在扩展到了将近25%的员工。

上观新闻:云计算企业从2017、2018年就开始洗牌,有些已经退场,有些形成联盟,有些守着一亩三分地,原来的互联网行业主战场的厮杀变得更加激烈。

季昕华:这么多年,我们在与巨头的角逐中一路走过来,与客户一起成长。我们多年的老客户,因为自身业务拓展到了互联网+,用云量大幅增加。例如永辉云创,从线下销售成功杀入线上电商;例如从互联网起家,专门做企业服务的“三维家”也拓展线下,成为行业领头羊;例如有赞商城,开启“诺曼底计划”,登陆线下,业绩爆发。这样的客户像从草原上冲出的黑马,越来越多,也成就我们UCloud的强大购买力。

上观新闻:你们在海外也进行了布局。

季昕华:是的。优刻得是业内第一家进行海外布局的中国云企业。2015年之后,随着巨头入局,大量中小游戏企业纷纷转投海外。他们从香港、台湾,走向越南、印尼等东南亚地区,甚至出走到非洲,在这样的契机下,保持中立的UCloud 也整船扬帆,为这些企业提供本地化的技术设施服务。除了游戏,还有寻找新金矿的电商、社交、直播、金融科技、智能硬件等企业。我们就像企业一带一路上的IT云驿站,出海版图也随之迅速扩大。截至目前,优刻得已在全球25个地域部署了32个数据中心。

另外,而传统行业海量市场也正在打开,这部分还是一块任何一个玩家都吃不下的大蛋糕。所以,我们对未来很有信心。你要知道,我们公司的使命就是:用云计算帮助梦想者推动人类进步。

image.png